• 服饰
  • 美容
  • 轻奢
  • 靓发
  • 明星
  • 生活
  • 视频
  • 评测
  • 试用
  • 化妆品库
  • 瑞丽之星
  • 论坛
  • 瑞丽商城
  • 加关注
  • 手机看瑞丽

您的位置: 首页> 男人风尚> 潮流型相> 正文

李健 世间再无流浪之地(3)

2011/05/19 16:14精品购物指南 编辑:丁晓娇 手机阅读:

15日,“向往2011——李健音乐现场”历时两个月、巡唱全国10城后在天津大剧院落下帷幕。回避万人大舞台的盆钵满贯,独独选择千人的小剧院,李健只是想“看清楚听歌的人都什么样子什么神情”,同时也满足大家的期待,...

音乐人从来就不是富翁

音乐人从来就不是富翁

“音乐人从来就不是富翁”

去年一则“李健富二代女友曝光”的新闻,又将李健往“贫困线”上推了一步,一时间引得舆论对“原创”“小众”音乐人的生存之不易集中关怀了一把。直到今天,李健才说自己一直很幸运,没有过穷困潦倒、流离失所的处境,“我2005年就开宝马了。”

他的幸运来自于“我的前老板一直是我的歌迷”,在唱片市场低迷的环境下,“多少人都借钱或者啃老做一张唱片,而我,一直有人喜欢且给我出钱出唱片。”

这是他的创作动力之一:现实不够完美,才需要去想象,构造一个空间。当他“已经活得比大部分人都好,却还生活在一个有遗憾的环境里”时,便一再聊起关注6年之久的音乐著作权保护问题: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音乐创作人属于弱势群体。

记:你对现在音乐的环境怎么看?

李:现在最大的挑战就是著作权的问题,解决好了,音乐会有很大的改观。朋友刚刚短信说,济南车展在放我的歌,我可能飞过去要求赔偿吗?弱势群体,谁都可以欺负你。国外的收音机放一首歌,都会给作者钱,国内相反,你还得给电台钱,不给钱不让播。

记:你收到过著作权费吗?

李:一次都没有。创作《唐山大地震》的主题曲,我只收到过出品公司华谊兄弟支付的一万块作曲费。这首歌在百度音乐上试听两亿次,却没有人给我任何费用。

记:这类下载网站伤害了音乐人。

李:我太能理解作一首歌从写到录的艰难过程了。别人可能一分钱都不花,网上下载一首歌就用作商业用途,这不就是小偷吗?就像辛辛苦苦做一桌好菜,被别人拿回家吃拿去卖,是一样的道理。百度去年靠音乐赚了2.2亿美元。

记:如果大家像作家维权一样,起而签名反抗,你会参加吗?

李:(笑)我一定会投向公平和正义的一边。

记:你期待的公平、理想的情况是什么样?

李:如果有一天,国内的词曲作者可以生活得很好,就说明所有的问题全都解决了。作曲家的收入应该和歌手是一样的,有时候甚至会超过。音乐人从来就不是富翁,是通过音乐获得财富、赢得尊敬的。

记:全球对音乐的消费都有变化。

李:美国的唱片卖不动,但是美国的数字下载很多啊。唱片卖不动,但并不意味着人们不需要音乐,人们依然像以前一样需要音乐,只不过方式因为互联网的出现有所改变。

记:互联网对音乐的影响也不止于下载这一项。

李:对歌曲的品质也有冲击。你听那些彩铃,排行榜靠前的歌,那不就是上世纪80年代的歌吗?一首MP3往往只有几兆,比CD的音质削减了10倍,很多细节都没有压缩。彩铃不过是中国移动的一个和钱相关的数字游戏而已。中国移动2010年彩铃盈利280亿人民币,唱片公司能分到多少钱?一个唱片公司一年才能赚多少钱?听到很多人在用我的歌做彩铃,可是我自己还一分钱都没有收到过。

记:你用什么彩铃呢?

李:我讨厌彩铃,很讨厌打电话听到各种音乐,我就愿意听“嘟——嘟——”这种传统的电话声音。彩铃是对音乐的一种亵渎,尤其是当你听到一首非常闹心的彩铃后,恨不得立马挂电话,再也不想找这个人了。

记:我觉得你有点音乐洁癖了。

李:航班或餐厅放我不喜欢的歌,我会强迫别人换掉,尤其是听到《茉莉花》、萨克斯《回家》之类。再说你老用人家的歌,给人家肯尼·基版费了吗?

记:这是处女座的龟毛吗?这么龟毛的你又喜欢旅游,所以就有你喜欢奢华游的传闻了。

李:旅行一定去很好的酒店,这只是对生活细节的要求,并不表示很奢侈,更不是什么奢华游。在一个风景秀丽的景区,难道让我去茅坑上厕所吗?我上不了那样的厕所,也不能让我睡一个大通铺吧。如果海边浴场游完泳后,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,这能行吗?反正我是绝不行。再比如说,东北很多风景如画的景点可能不比瑞士差,但是匹配的软硬件服务一塌糊涂,坐下来吃一顿饭都苍蝇不断。而我去的非洲,简陋的一个小山村,但很整洁干净,帐篷酒店都是五星级的标准。

标签: 歌手

分享到:   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
  • 合作伙伴
  • 热门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