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> 男人风尚> Celebrities> 正文

辛爽 史彭元 | 漫长的师友

2021/11/23 21:27男人风尚 手机阅读:

二〇二一年年末,在距离《隐秘的角落》播出并形成现象级影响力一年有余之后,史彭元再度以备选演员身份站到导演辛爽跟前,来试他新剧中的一个角色。

 

这一幕让制片人卢静相当感怀。仿佛往事回旋,一切却又分明不同过去了。大约两年前,她和选角团队把时年十四岁的史彭元带到辛爽面前,然后他被辛爽选中,他们一道进入那个深邃的故事情境中创作,史彭元于是成了《隐秘的角落》中负重前行的少年“严良”,在那个夏天被众人知晓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1123204421

辛爽·西装 / TOD'S

白色衬衫、领带 / 均为Ermenegildo Zegna

长款外套 / FENDI

史彭元·白色衬衫、灰色西装 / Loro Piana 

皮质外套 / BALLY 

领带 / Ermenegildo Zegna

 

如今,近五百个日夜过去了,史彭元和辛爽再度相会,严苛的还是严苛,紧张的也依旧紧张。

 

如果辛爽和史彭元上一次在《隐秘的角落》里的相会是伯乐与千里马的故事,那这有可能的第二次握手,无论发生在多远的未来,都将是值得期许的另外一幕好戏。

 

 

辛 / 爽

刀子与面团

 

曾经有一个记者前来采访辛爽,提出很多问题,企图引出他的一些激愤表态。他几度如实相告,“我没有愤怒。”对方就是不相信。那次谈话发生在《隐秘的角落》火爆之后。后来辛爽琢磨,理解了对此“误解”的缘由:他曾经是一支年轻躁动的摇滚乐队的吉他手,有着年少轻狂的过去。如今又拍出了一部与众不同为人推崇的剧作。人们理所当然地以为他应该个性锐利,“那样听起来、写起来都特别刺激”。事实上,他不是。

 

来到他面前的人希望遇到一把刀子,结果没想到“聊了一会儿突然发现这个人跟个面团一样,怎么办?”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1123204432

衬衫、领带、西装外套、长裤 / 均为Ermenegildo Zegna 

皮鞋 / John Lobb

 

 

《男人风尚》对话辛爽

 

LEON:去年《隐秘的角落》播出后,你一直没有新的动作,很多人都会好奇,你在做什么?

辛爽:其实一直在间歇性地和编剧聊新的项目。我没有刻意要停,人家给我的项目我都认真看。但我的习惯就是,我不能去做那些已经“成熟”到马上就可以上马的创作。如果不让我用我的主观去介入的话,我就不会了。

 

LEON: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参与写剧本?

辛爽:如果这个剧本我没有参与的话,就在现场给我一套剧本说:好了,导演,你可以拍了。那我就不知道我坐在这儿我在干吗,假装演导演吗?这不是我的工作方式,如果是那种情况,在现场我会非常恐慌和焦虑的。

 

LEON:在你的创作里面,你是更倾向于“实用”“理性”“实际”,还是我要任性、我要飞,这两种状态会矛盾吗?

辛爽:我不会矛盾。我其实更理性。就算是一些看起来比较“飞”的决定,那也是我理性的选择,不是我想放飞自我,我“疯”了,我非要干一个“神经病”的事,那个不是。影视创作是由很多合作者一起完成的,你的“放飞自我”不能让别人背锅,不能让别人替你买单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1123204435

衬衫、领带、西装外套、长裤 / 均为Ermenegildo Zegna

 

LEON:你会担忧有一天自己的创作会进入“无用”“无价值”的阶段吗? 

辛爽:我觉得“无用”也挺好的。“有用”和“无用”我都可以,都挺好,你不会对世界造成伤害都可以。如果你恰好“有用”了,那你就好好用你这个“用”,你好好地给大家创造价值。如果你真的假设说如果有一天,我不会拍了,我拍不好了,那大家说你没用了,你创造不了价值了,那我觉得也挺好。

 

LEON:这种态度不是一种自暴自弃吗?

辛爽:肯定不是自暴自弃。“追求价值”这件事本身就挺拧巴的,比如你说地上那个树叶子,你说它有什么价值?你非得要给它价值。它挺好看的,它就在那儿待着,安安静静地挺好看的,这就是它的价值,不是挺好的嘛。

 

LEON:你怎么做到这样的达观的?可以不受到那些价值评断的干扰?

辛爽: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不受这些东西干扰。今年三四月份的时候,我父亲心梗去世了,折腾了一两个月。看到一个最亲的人在你生命里离开,你就会看到你纠结的、你在意的所谓的那些价值,从某一刻开始模糊掉了。

 

LEON:这种“模糊”没有让你更加坚定要留下点什么的决心吗?

辛爽:留下什么?存不存在的,我也不知道。现在《隐秘的角落》存不存在,对我来说可能意义都不是那么的大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1123204437

衬衫、领带、西装外套、长裤 / 均为Ermenegildo Zegna

 

LEON:现在你会有那种感觉吗,就是好多的话题、感受、故事、情节、关系,其实全都已经在我们前人的创作里表达尽了?

辛爽:但是它还是会变形的,同样的人物关系,每个时代里边,每种个人体验里,还会有特别细微的不一样。前一天有个哥们儿还问我,你说这个音乐,那么多种组合,它是不是早晚有一天要被用尽了?我说音乐除了旋律还有节奏,除了节奏还有音色,可以组合的方式无穷无尽。不太可能有穷尽的那一刻。

 

LEON:你在多大程度上希望做一些“超越”的事情?

辛爽:当然这肯定是每个创作者追求的目标了,但你最后能不能实现这个目标,太复杂了。你个人的能力、团队的能力,阴差阳错的因素都在影响着超越的可能性。可能有天晚上你在睡觉,突然“缪斯”就敲了你的门,给了你一个东西,然后你把它记下来了,你可能就超越了,但是可能缪斯没去你那边,那就明天再说。

 

LEON:你的局限性是什么?

辛爽:浑身都是局限性。

 

LEON:什么时候对你来讲是“痛苦”?

辛爽:什么对我来讲是痛苦?痛苦就是工作层面上,你的能力达不到你想要的东西的时候,你就痛苦。我最近就处于痛苦之中,在做剧本,每天都非常痛苦,每天我都跟编剧说:“你们打‘死’我吧。因为我今天没有给你们出什么好主意。”

 

LEON:新作进展得不顺利?

辛爽:现在我们的剧本群叫“冲刺群”,跟高考似的。冲刺到多少分,现在还不知道,不确定,这个事现在不能妄下结论。因为所有的编剧的伙伴们,大家都还在工作呢。开机也快了。但是我改剧本一直是这样的,我会改到最后一刻。我会在开机的时候还在改,我会在拍的时候还在改,我在后期的时候都会在改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1123204441

辛爽·白色衬衫、马甲、丝巾 / 均为RALPH LAUREN

西装外套、长裤 / 均为dunhill 

系丝巾扣 / BOTTEGA VENETA 

礼帽 / C'est Alice

史彭元·白色衬衫、斗篷外套、长裤/ 均为VALENTINO

礼帽 / C'est Alice

 

LEON:你说,一部又一部地拍作品、一首一首地写歌到现在,到底为的是什么呢?

辛爽:这个事就是一个终极哲学,其实不光是那些“为了什么”,我们坐在这儿聊天,为的是什么?

 

LEON:为了找点事情做。

辛爽:对啊。为了度过生命中的每一天,总得干点什么吧,你在家躺着也是度过每一天,你能为世界创造点价值也是度过每一天,既然你能创造点价值,那你干吗在家躺着?先创造点吧,什么时候你创造不出来了,你再回家躺着。

 

LEON:我忽然觉得,你不做“刀子”,做“面团”,也挺好。

辛爽:当面团挺好的,燃烧也挺好,该燃烧的时候燃烧,该当面团的时候当面团。没准再老一些,我又变了。可能现在我是一个风干的阶段,受潮了。其实我们对世界根本不了解,我们对自己都只是阶段性了解。

 

LEON:你希望对自己保持全知吗?

辛爽:我没想过这个问题。我希望我全知吗?我问我自己……我希望知道自己的一切吗?我不希望。得保持一部分未知。

瑞丽网独家原创内容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

分享到:   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
  • 合作伙伴
  • 热门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