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> 男人风尚> Celebrities> 正文

刘诗诗 | 初夏即事

2021/05/26 21:03男人风尚 手机阅读:

新夏就要来了,又是一个值得珍惜的时节。譬如树木,经历无比专注的耐心和生长,秀出它的繁茂。也如人,身影尚在青春,手指尖已探向成熟的门缝。刘诗诗喜欢这个阶段,此时是世上好的等待,有光有热,助她打点每一个日子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0526205531

白色衬衫、蓝色牛仔裤、Kate斜挎包、Timeless皮带、黑色乐福鞋/均为TOD'S

 

满眼新绿,繁华簌簌,细想却是寂静的,因为眼前无长物,心下无忧。松枝斜倚着日头,手边茶水清透无波。在共青森林的一隅,搭出一顶军旅帐篷。刘诗诗坐在折叠椅上,好整以暇地打量,迎面吹来植物味道的风,她想起从前。 

 

那一年她七八岁,常和男孩子玩。初夏的草丛,开着小小桔梗,蒲公英很轻,飞得比木槿花还高。一群孩子蹲在地上玩泥土,有女孩从小卖部买来汽水,瓶身沁出了水珠,他们轮番分着喝,“咕咚咕咚”很快见了底。一阵微风,夹竹桃的香味飘过,闻起来像淡淡的奶油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0526205539图片

衬衫 /DSQUARED2 

金属皮质拼接马甲、长靴 /均为 SEAN SUEN 

陶瓷雕花手镯 /FREYWILLE

 

“你们看呀,那儿有蚂蚱!”应声之处,一个小小的、全身通绿的身影一跃而过,小伙伴们悄悄地靠近。刘诗诗手里拿一个玻璃瓶,一下午装了十几只进去。小时候爱和同学逮蚂蚱,“不害怕,只觉得好玩”。那时还没上寄宿学校,放学不着急回家,和大家一起玩蚂蚁,捉金龟子。

 

过了六月,雨水多起来,一场潇潇之后,树木浇得深绿, 根部长出小蘑菇,蜗牛凭空似的爬出来。走几步就见蚯蚓,她不敢拿,用小木棍扒拉。“小时候不懂,也不知道在干吗。” 七星瓢虫很可爱,玩一会儿放掉。生态尚好的年月,小动物都很多。“有时能看见窗外趴着壁虎,现在很少了。” 

 

微信图片_20210526205542图片

白色针织衫、米黄色皮裙、Kate 斜挎包、项链做手镯、粉色运动鞋 / 均为 TOD'S

 

用一句话总结童年,“其实小时候还挺野的”,刘诗诗说。有一阵流行安全砂炮,小孩管它叫“摔炮”,不用点燃,随手一摔就能发出“噼啪”的清脆声响。刘诗诗也玩过,逢年过节家里放鞭炮,她也参与,玩手持的“呲花”、钻天猴。“除了二踢脚,家里不让放,都是长辈放,他们觉得危险。” 

 

南城的孩子爱去陶然亭公园,许多人从小玩到大。北门附近有两个滑梯,一大一小,弄成雪山的造型。滑梯很宽敞,不仅仅小孩,大人也跟着玩。刘诗诗玩过一个没挡板的滑梯,还摔下来了。“是不是在那儿摔的?”她记不清了,“我那时候也皮,一下这里着的地,”她指了指下巴,“没缝针,但是两颗牙磕坏了,杀了神经,那时候可怕牙医了。”

 

微信图片_20210526205545

皮质夹克、皮质长裤、玛丽珍绑带鞋 / 均为 MARNI

 

学校组织春游,去过好多地方,世界公园、香山、颐和园、天坛,圆明园离得远,但一定要去接受爱国主义教育。“世界公园去得多,以前还觉得兴奋,后来一组织就是这儿,现在都不记得长啥样了。”学校管理严,她不太敢带零食,每次发一袋吃的,打开一看,一个面包,一瓶矿泉水。 

 

没上舞蹈学院之前很自由,手里拿着不多的零花钱,买一毛钱一袋的无花果、萝卜丝,五分钱一个的麦芽糖饼……她走过“80后”典型的童年,逗留在自然环境,玩泥巴,逗蛐蛐,听鸟叫蝉鸣,闻着花草芬芳。“我们这一代这样走过来,挺好的。”有了孩子,她希望下一代也这样长大。

 

共青森林公园里,到处是踏青游人,带着小朋友。1000米长的森林小火车,拉着一车“神兽”。累了就去露天小铺坐一坐,八块钱买一份上海小馄饨,两块五一个茶叶蛋,简简单单吃到饱。几个小男孩已经吃饱,耍着玩具刀不耐烦,童言纯真地问大人:“妈妈,咱们得吃几顿才能走呀?”“我前些日子去了一个公园,很大,也在上海,”她是工作才去的,但是想了想,“那公园真的很大,很想回头可以带小朋友露营,感受大自然。”

 

微信图片_20210526205547图片

皮质夹克、皮质长裤、玛丽珍绑带鞋 / 均为 MARNI

 

眼前这片风景,之前是一块滩地。上世纪60年代,上海疏浚河道,取泥围垦,辟出一片苗圃。几十年中,种下银杏、香樟、池杉,一天天繁茂,直至遮天蔽日。池杉是极美的,守着一池水,高大挺秀,水腐烂不了它的根,耐蚀性极强,于是还有个好听的名字:沼落羽松。池杉的叶子有的像垂枝,有的为针叶,还有如扇的羽叶,都在下层婆娑,越往天空伸展树冠渐窄,独立自信的样子。 

瑞丽网独家原创内容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

分享到:   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
  • 合作伙伴
  • 热门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