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> 男人风尚> Celebrities> 正文

袁弘 | 我是武汉东湖里泡大的

2020/05/04 08:23男人风尚 手机阅读:

袁弘,是在武汉东湖里泡大的。武汉的夏天炎热难耐,爸妈骑着自行车,带5岁袁弘来到湖边,就把他往水里面一扔。他太喜欢游泳了,想一直赖在水里。到了晚上,大人来拎娃回家,还没玩够怎么办呢?袁弘慢吞吞地从水泥台阶往岸上走着,假装没走稳,一跟头又摔下去——再玩会嘛!没想到岸边有个叔叔吓着了,一个猛子就扎进湖,在水底下摸了半天没摸着,才反应过来这小孩正游得不亦乐乎。叔叔气呼呼地跟袁弘妈告状,说你看看吧,我的机械手表都进水了,就是为了救你儿子。

微信图片_20200504080938

西装、马甲、衬衫 / 均为 Gucci 丝巾 /Dsquared2

 

1982年,生于江城武汉,袁弘在武昌、汉口都住过。“20岁到上海去读大学,在上海也生活了10年,后来在北京也生活了快10年。但哪里是家是故乡?那就是武汉, 那是我从小长到大的地方。”当他一说起吵吵嚷嚷的家乡话,就会感到舒服、自在。“中国人特别喜欢说落叶归根。我们以前不理解, 很多老人最后要告老还乡,甚至要葬回故乡去。这就是一种归属感。为什么要寻求这种归属感? 就是故乡有你最熟悉的味道,是让你最有安全感的环境。”

 

这个游东湖的小孩,从未想过能当明星,直到阴差阳错陪朋友考试,考入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,变成一个顺其自然的学生:“我没想过一定要出人头地,一定要混好,没太想过这个问题。”直到大四毕业,全班师生开了恳谈会,聊聊即将走入社会的感受。轮到袁弘,他只有一个非常淳朴的想法——感恩能有一技之长,不会成为父母的拖累。

 

再后来,在浮华光鲜的娱乐圈,袁弘身上始终有种稀缺的温和气质。媒体给他贴标签,“没野心的演员”。2010年,他通过十三阿哥胤祥这个角色走进大众视野。这个阿哥虽然生在帝王家,但不争名求利,最大的心愿就是浪迹江湖,过上恣意潇洒的快活人生。

 

“我的缺点就是不够有危机意识。当然是缺点,甚至会在专业上影响我。我不够细心,不够沉得下来,太容易妥协。表演上,你要有更多的企图心,这才能帮你做得更好。”袁弘对此非常清醒。32岁时,在由路遥同名小说改编的《平凡的世界》中,袁弘主动挑战一个和过往戏路相去甚远的角色,出身贫寒的农家子弟孙少平。这部剧最终获得了豆瓣8.7的高分口碑。

 

但如果快乐是一种天赋,袁弘在这点上则非常幸运。关于武汉的记忆与一切,塑造了袁弘的性格。他做过时下流行的“基因检测”——报告显示他天性就不容易焦虑。爸妈都是机关单位的公务员,妈妈颇看重事业,爸爸是个不讲究的“粗线条”。他被爱和善意包围着长大,活得自由自在。上世纪末的孩子们,不用上网课,不能玩手机,只能结伴到处去玩儿。袁弘和朋友们,偷偷坐公交去买贴纸,去野湖里逮住水蛇,用厚厚的松针垒出小小的房子。


此时此刻,武汉的樱花已经开过,柳树都长出了嫩叶,大街小巷再次飘起热干面的香气,初夏的阳光马上就要晒过来了。这座城市充满热闹的市井烟火气,女孩子们都泼辣,苍蝇馆子都好吃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0504080943

polo 衫 /Loro Piana

 

20岁之后初露峥嵘,30岁之后娶妻生子,今年37岁,正平心静气等待40岁的到来,今年,袁弘迎来新的挑战——出演赵今麦的父亲:“特别巧,(拿到剧本时)我刚刚当了爸爸,很多之前不理解的事情和感情,一瞬间就打通了。我自己看剧本就感动得稀里糊涂的,自己眼泪都止不住。如果早一年找到我,我都不会有这样的感触。”

 

武汉伢袁弘,用一个词来形容自己,“乐观主义”。如今,袁弘很希望把珍贵财富传给儿子——希望他也做个快乐的人。他说:“我相信所有人身上都有善和恶的存在,但更多的是善。”袁弘还和《男人风尚》聊了更多关于武汉、成长、家庭、爱。

 

 

 

01  放养长大的武汉伢,自由自在地玩儿

 

 武汉有什么地方,是你特别有感情的?


我对东湖感情挺不一样的。一个是因为小时候生活在那附近, 就在那学会游泳,在那玩儿。另外一个是正好我高中的时候, 学校就在那附近,环境很漂亮,就在武大旁边。我们那时候也会偷偷跑出来,夜里沿着湖边走去网吧,然后夏天会偷偷跑去游泳。

 

你的童年是什么状态,算一个调皮的小孩吗?

 

我比较调皮。那时候都是放养,不像现在小孩放学肯定有家长接,那时候没有。我还没上小学的时候,在我爸他们厂区,跟一帮小孩玩。为了买洋画还是不干胶贴纸,大概一毛钱一本的那种,附近没有卖的,几个小孩就坐公交坐了两站地去买。回来家人都吓死了。我还跑到他们厂对面的野湖,在那儿抓水蛇,拎着蛇到处跑,就干这种事。 

 

我妈单位那块有很多老的松柏树。小时候到秋天,松针落下来会很厚的一层。我们可以拿松针去垒一个小小的房子,然后就躺在松针的窝里边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0504080946

西装、pole 衫、西裤 / 均为 VICUTU 休闲鞋 /Berluti

 

你的家庭环境听起来挺自由的?

 

对,我们家还挺民主的。有时候也会走一个形式,比如说决定个什么事的时候,家里三个人投个票什么的。

 

小孩除了玩还得上学,你在学校是怎样的学生?

 

我初中跟高中的状态挺不一样的。我初中是去了一个很好的学校,都是特别精英的那种环境,因为我外婆是那儿的职工。我反而是挺叛逆的状态,反正每天总得捣鼓点事出来,很不安分,跟学校跟老师都对着干。当时跟老师关系也不是很好,相当于班上的一个刺儿头。 

 

但是到了高中之后,我爸妈那时候特别忙,干脆就把我送到一个寄宿制的学校去,学生水平参差不齐。那儿的老师都很尊重学生,给学生很大自由,这反而让我做了一个很融入的人。我偏科,语文好。我们班主任是语文老师,也很喜欢我。老师老让我干这个干那个,让我当学生会主席,完全是不一样的状态。我现在回想起来那些老师都很可爱,校长特别有意思。当学生和校方有对着干的情况的时候,一般学校肯定就是封杀镇压,把你灭掉嘛。我们校长是说 OK,你有什么诉求,我们来平等地谈。我作为学生会主席,代表学生去跟学校谈,告诉他们我们有什么样的诉求。这是一个很平等的对话机制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00504080948

马甲 /Y-3 牛仔夹克 /sandro 

条纹内搭 /Acne Studios 渔夫帽 /Fendi

 

那时候想过长大要干嘛吗?

 

小学的时候,我记得有一次印象特别深刻,班里写作文,写长大了的理想。男生基本上就是两大职业类型,解放军和科学家。女生也是两大职业类型,老师和医生。大家在课堂上念作文。我当时不知道脑子是被门夹了还是怎么样,看港剧还是新加坡剧,看到那种律政戏,写了一篇要当律师。所有同学都惊着了,老师可能也惊着了,律师是个什么职业,怎么会有人要当律师?小时候就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想法。我有跟我妈聊过,说想当厨师。我妈也很无奈,说你能不能再有点别的出息?

瑞丽网独家原创内容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

分享到:   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
  • 合作伙伴
  • 热门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