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> 男人风尚> Celebrities> 正文

大众印象与完美主义,哪个才能让你成为“受益人”?

2019/11/09 19:38男人风尚 手机阅读:

打造一个完美的人设,你需要拥有一个标签。从《屌丝男士》被人们熟知,到《煎饼侠》的疯狂,再到《缝纫机乐队》的热血,大鹏妥妥地被贴上了“笑星”的标签。一旦被贴上标签,也就很难逃脱。他怀疑过自己,也曾陷入迷茫。如何面对这一切,大鹏一直在用行动告诉大家。

 

乐观

or

悲观

 

 LEON PEOPLE 

对话大鹏

大鹏1

西装套装 / 先先生生,眼镜 /Ermenegildo Zegna

 

大鹏是哼着歌到达拍摄现场的。他一边整理西装上的褶皱,嘴里一边念念有词:“来左边跟我一起画个龙,在你右边画一道彩虹......”这是近期风靡全网的神曲《野狼 Disco》,唱词魔性洗脑,过耳难忘。在拍摄过程中,棚内始终回荡着他的因感冒而略沙哑的嗓音,除了唱歌,他还抓紧每一个拍摄的间隙跟现场工作人员插科逗趣,惹来笑声不断。直到拍摄结束,脱下西装,坐下来接受采访时,大鹏才收敛起脸上的笑容,换上冷静甚至略有些严肃的表情。 

大鹏2

眼镜 / Bally,西装套装、领带 / 均为先先生生,鞋 /Jimmy Choo

 

高光时刻

 

“我不习惯别人叫我老师,”大鹏说,他一直觉得老师是个非常崇高的职业。“在我们小时候,那得是在一个专业领域取得多大的成绩,有多大的本事,才能被别人叫一声老师啊。”

 

大鹏1982年出生于吉林省集安市,当时东北地区的普遍入学年龄是8岁,大鹏比身边的同龄人早一年上学,所以从小到大,他都是班级里年纪最小的,直到参加工作。“不知不觉当中,我就变成了集体当中最大的那一个了。”大鹏感到不适应,“我最近参与的很多部电影,导演都比我年轻,而且年轻很多,所以他们都叫我鹏哥。”无论以年龄算还是按资历排,这个称呼都并无不妥之处,但大鹏依然觉得难以接受,“我还是喜欢别人叫我大鹏,我听着比较舒服,而且也安全一些。”

 

大鹏坦言,自己其实是一个很自卑的人。“我到现在都不敢去问那些跟我合作过的导演:为什么找我?我怕答案跟我想象的不一样,我接受不了。”电影并非他的第一选择,他最初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歌手。为此他在大学毕业后背着吉他来到北京,组建独立乐队,参与地下演出,获得过一些荣誉,然而更多的是触礁。心里的火花在经历了无数次失望后又重新点燃,然后再度被熄灭,周而复始。理想被现实按在地上反复摩擦之后,他终于认识到自己的局限。互联网的兴起,给了彼时无望的大鹏一次命运的转机。他从网络编辑开始做起,直到成为那家门户网站的当家主持人,机缘巧合搭上了流媒体时代的顺风车,做出了第一个“网络爆款”网剧《屌丝男士》,一时名声大噪。《屌丝男士》的热播和走红曾经给了自卑的大鹏极大的肯定,“我认为那只是个开始,但没想到那是我至今最高光的时刻。”

大鹏3

眼镜 /MCM,牛仔套装、衬衫 / 均为 G-Star,鞋 /Jimmy Choo

 

负重前行

 

作为新人导演,大鹏筹拍电影《煎饼侠》的过程算不上一帆风顺,影片取得的票房成绩却十分亮眼。他把这看作是《屌丝男士》高光的进一步延续,此役之后便是“节节溃败”。与高票房相对的,是影片急剧下滑的口碑,很多过去曾为《屌丝男士》贡献过播放量和好评的观众,却对跨界转行的大鹏毫不宽容,他们给出了“情节低俗”“笑点尴尬”“情怀泛滥”等差评,票房越高,骂得越狠。

 

“我被骂颓了,开始怀疑自己。”大鹏说,他非常享受拍摄《屌丝男士》的过程,那时候没什么人认识他,他可以肆无忌惮天马行空,每天都会冒出很多疯狂的想法,然后大家一起把这些想法一一落地执行。“我觉得那个时候对我来讲,是人生当中的一个彩色的阶段,到处都充满阳光,在那之后就变得灰暗了。”

 

为了证明当初的票房成功并非侥幸,大鹏在两年后推出了自己执导的第二部电影《缝纫机乐队》。在这一部电影中,他听取了网友们对前作的批评,总结了过去的经验和教训,校正了以往不够成熟的想法,战战兢兢地捧出成果待观众检阅。然而他并没有获得预期中的成功,负面的评价只增不减,票房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。

 

大鹏迷茫了,他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。“我觉得不管是工作态度还是付出程度上,我已经是相当端正和认真向上的了,但为什么结果还是这样?”他不甘心。

大鹏8

大鹏7

瑞丽网独家原创内容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。

分享到:   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
  • 合作伙伴
  • 热门链接